<ins id="pbxhv"></ins>
<form id="pbxhv"><nobr id="pbxhv"></nobr></form>
    <address id="pbxhv"></address>

    <noframes id="pbxhv">
    <form id="pbxhv"><th id="pbxhv"><progress id="pbxhv"></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pbxhv"><address id="pbxhv"><listing id="pbxhv"></listing></address></address>
        首頁 > CIO > 正文

        學習的升級

        2020-04-09 18:16:12  來源:CIO之家的朋友

        摘要:要想成為面向未來的終身學習者,就必須由內而外地重塑傳統的學習觀和學習的操作系統。
        關鍵詞: CIO
          人工智能正在掀起一場未來的學習革命,而當前的學習者們,卻還在用過時的、非數字時代的方式學習。
         
          要想成為面向未來的終身學習者,就必須由內而外地重塑傳統的學習觀和學習的操作系統。
         
          其實,用技術賦能學習在國外已經有了很多探索和實踐,比如蘋果公司教育副總裁約翰·庫奇,就將他50多年的關于“教育+技術”的跨界研究經驗,凝聚成《學習的升級》一書。
         
          那么,如何對傳統的學習動機、學習模式、學習場景進行升級?如何將新的教學理念與實踐應用到學習的升級中呢?
         
          一、與蘋果公司的淵源
         
          20世紀70年代初的時候,庫奇在惠普公司工作,惠普是全球最大最受尊敬的科技公司之一。
         
          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向他介紹了一家小公司,并且說一定要認識這家公司的創始人,因為這位創始人非常具有遠見卓識。
         
          這個小小的機緣改變了約翰?庫奇的整個人生。
         
          庫奇的朋友給他介紹的這位小公司的創始人,正是蘋果公司的史蒂夫?喬布斯。
         
          見面后,喬布斯給庫奇分享了一個他看到的故事和他的理念,他說:
         
          如果自行車是人類的體力放大器的話,那么個人電腦就是人類的腦力放大器。
         
          而所有的技術,都會成為人類在這個地球上生存和發展所需要的各種各樣的體力和智力的放大器,技術能讓人類更快、更高效地去發現、去創造、去革新。
         
          喬布斯的這番話,給約翰?庫奇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他們見面后不久,喬布斯就邀請約翰?庫奇參觀了當時蘋果公司的辦公室,同時也邀請庫奇加入蘋果公司。
         
          這個決定可不容易做。
         
          惠普當時的核心產品是售價25萬美元的大型計算機,而蘋果的核心產品是售價2500美元的小型個人電腦,而且蘋果公司能夠給庫奇開出的年薪比惠普要少很多。
         
          結果,約翰?庫奇毅然離開惠普,成為蘋果公司的第54名創始員工,直接和喬布斯一起工作。
         
          庫奇帶隊設計了蘋果公司的圖形界面等交互軟件,也代表蘋果公司參與了奧巴馬總統推出的“美國國家教育技術計劃”和“連接教育計劃”。
         
          幾十年的工作經歷讓他近距離地觀察到:以計算機為基礎的技術,是怎么一步一步地成為了全世界孩子們和成人們工作和生活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這也促使他決定,把自己的整個人生都投入到推動技術更好地服務于學習和教育當中。
         
          二、未來學習必備的學習觀
         
          約翰?庫奇認為,有三個學習觀非常重要,分別是:自適應的個性化學習、先天后天的交互作用論、個人的最佳效應點。
         
          1.自適應的個性化學習
         
          你可以想象一下這樣的場景,比如在學校的課堂上,每一個學生都根據自己已經掌握的知識和適合自己的學習速度,自主安排自己的學習進度。
         
          又比如,在職場上,同一個崗位的幾十個員工,不是按照一套內容進行培訓,而是根據每個人不同的工作經驗、不同的能力拼圖,有一套自己專屬的培訓計劃。
         
          再比如,每一個個體學習者,隨便加入一個在線學習課程,網站都會對你現在的水平做出評估,根據你想達到的學習效果,為你制定出你的專屬課程。
         
          這些場景就是自適應的個性化學習。
         
          庫奇認為,目前教育和學習當中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就是從“標準化的學習”回歸到“個性化的學習”。
         
          為什么這么說呢?
         
          其實在工業革命之前,個性化的學習和教育就廣泛存在了。
         
          比如中國長久以來存在的私塾教育,師傅帶徒弟的職業技能教育。
         
          1856年之前在歐洲,教育也都基本是以這種個性化的方式來進行的。
         
          但是,工業化革命開啟了接下來100年教育的新系統,讓教育從個性化走向了標準化。
         
          當時的理念是,能力強的孩子,要成為管理者,管理者要動腦;而能力差的孩子要成為勞動者,勞動者只動手。
         
          雖然工業革命已經過去一個多世紀了,但是它為教育系統所帶來的影響還是非常深遠的。
         
          而現在提倡的個性化教育最大的不同,就是認為每一個學習者都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學有所成。
         
          喬布斯曾經說過:變革從來都是由內而外的,你改變了自己的學習思維,就是你個性化學習最好的開端。
         
          技術所塑造的這一代學習者和以往大不相同,互聯網、移動設備和社交網絡的存在讓學習方式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甚至影響到了人類大腦的生理連接,技術更讓人類不再受到物理空間的限制。
         
          進一步講,技術可以分擔教育者的很多職責和功能,教育者的角色必須要發生改變,從信息的傳遞者變成學習的促進者。
         
          2.先天后天的交互作用論
         
          教育界幾十年來所爭論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話題就是:對于塑造一個人的成功,先天基因更加重要還是后天環境更加重要?
         
          對于這個問題的爭論一直都非常激烈。
         
          現在我們知道,根據遺傳學、進化生物學、神經科學和腦科學的最新研究結果,先天基因和后天環境需要合作,才能夠最大化的去塑造一個人的成功,這就叫做交互作用論。
         
          可以說,從個性和天賦上來講,每一個人生來都是獨特的,但是從機會和資源來講,每一個人并非是生而平等的。
         
          一個人不能決定自己的先天優勢,但是技術的發展可以改變后天環境的不平等。
         
          技術就是最大的教育均衡器,可以為學習者創造更多平等的學習機會。
         
          也許有人會說,這種所謂的平等是不是自欺欺人呢?這個社會上總需要藍領工人吧,總得有人去打掃廁所,去做護工吧。
         
          所以,是不是就應該對學習者分層對待呢?
         
          庫奇強烈反對這種觀點,他認為,每一個學習者都有可能去創造一些非凡的成就,應該盡量給每一個人提供更平等的機會、更優質的教育和學習環境。
         
          3.個人的最佳效應點
         
          所謂最佳效應點,你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和你自己最喜愛的事情,這兩類事情的交集。
         
          也就是說,你要找到什么事情是你既擅長又喜愛的,那這就是你的最佳效益點。
         
          當你明確地知道了自己的最佳效應點是什么,然后在你的最佳效應點上再結合一個因素,那就是你所在的組織需要完成的事情,這就是你的職場甜蜜區了。
         
          也就是說,如果你把自己擅長的事兒和自己喜愛的事兒,還有組織需要你去做的事,這三者的交集找出來,那么你就可以在職場上持續運用自己的天賦,發展自己的興趣,并且保有自己的熱情,還能為組織作出最大的貢獻。
         
          庫奇認為,最佳效應點和一個學習者的學習動機密切相關。
         
          現在有非常多的研究,聚焦在“成就差距”上,也就是人們在可以衡量的學習成績和工作成效上的差距。
         
          其實,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動機差距”,因為動機差距是因,而成就差距是果。
         
          只有學習者自己或者教育者能夠有效地激發出學習動機,才能夠帶來更好的成就表現。
         
          所以,應該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充分考慮到每一個人的動機差距,想更多的辦法利用技術手段,去幫助每一個學習者提升自己的外在動機和內在動機,更快更準地找到自己的“最佳效應點”。
         
          三、更新學習操作系統,
         
          從被動走向主動
         
          1.學習的目的
         
          說到學習的目的,可能世界上有多少個學習者就會有多少種不同的目的。
         
          庫奇認為,雖然每一個人學習的目的都會有所不同,但是歸根結底,大家都希望能夠掌握多個學科的知識,未來可以讓自己有能力把這些知識和世界上已經、正在和將要發生的事情聯系起來,然后轉化成自己在工作和生活當中的更好的決策和體驗。
         
          關于學習的目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做“最近發展區(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
         
          這個概念是由心理學家維果茨基提出的學習理論。
         
          它為學習者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角度,來觀察自己能夠獨立完成的事情和需要幫助才能完成的事情,這兩者之間存在著怎樣的距離。
         
          圖片發自簡書App
         
          具體來說,最近發展區,包括三個同心圓,每一個圓,都表示一個人不同的學習區間。
         
          最里面的圓叫做“舒適區”,也就是指你能輕松完成的事情。
         
          中間的圓叫做“成長區”,你現在正在學習的內容和行為就發生在這個區間里。
         
          最外面的圓叫做“恐慌區”,這個區間指的是在沒有獲得任何幫助的情況下,你還不能獨立完成的事情。
         
          學習的目的,就是能夠讓學習者一直待在自己的成長區當中。
         
          如果永遠在舒適區,學習到的東西就會太少;如果一直在恐慌區,就會對學習喪失信心。
         
          你還記得第一部分講到的最佳效應點嗎?
         
          最近發展區可以說也是你的認知的最佳效應點。如果每一個學習者都能夠動態地定位到自己的最近發展區,那么他學到的內容,就有更強的針對性,效果也會是最好。
         
          2.學習的場景
         
          有史以來,人類的學習場景可以分為4類,分別是:營火、水源、洞穴和山頂。作者認為,要提高學習的成效,需要四種學習場景共同發力。
         
          學習場景1:營火
         
          營火,顧名思義,就是最早期人類部落的營地中,夜晚時分的火光。夜幕降臨之后,睡覺之前漫長的時光,大家緊密地聚集在一起,圍著火堆,烤熟食物,分享故事。
         
          營火,是一對多的學習模式,傳統的線下授課、公開演講、講座,以及目前線上的音頻視頻知識服務,只要是一個人講授很多人聽,就是典型的營火場景。
         
          在這種方式中,老師、專欄作家、演講人,在知識傳遞的過程中作為主導,手握巨大的權力,他們決定采選哪些知識交付給用戶。
         
          這會導致一個問題,那就是你學習的范圍已經被框定了,它的上限就是傳授者的知識上限。
         
          所以,營火的學習場景,最大的作用就是幫助你儲備出大量的事實性知識作為素材,但是很難為你帶來對于知識真正的理解和使用。
         
          反思一下你的學習場景,如果大量時間都被收聽專欄和講座占據了,你只能稱得上是一個“信息搜集者”,你沒有時間留給自己,讓學到的知識得到內化,成為自己智能的一部分。
         
          學習場景2:水源
         
          水源,指的是野外的池塘、泉水等等。
         
          人類和動物為了解渴,都會主動聚集在水源旁,各種物種就有了交流碰面的機會,就是現代辦公室里的茶水間和飲水機旁,就是大家聚攏閑談碰撞想法的地方。
         
          水源,是多對多的學習模式,擁有不同背景、觀點和經歷的人們,以對等的方式彼此分享自己的思想,形成多樣化的觀點。
         
          比如:互動型的工作坊、線下讀書社群、線上知識社群、技術論壇等等,就是水源這種學習場景。
         
          這種學習場景之下,圍繞著一個共同的話題,人們的思維進行隨機的碰撞,形成了豐富的思想流,給思維方式帶來鮮活的出其不意的刺激。
         
          這種學習方式的核心就是“對話”。你需要和別人交流自己學到的東西,需要暢快地表達出自己的理解,需要被別人的發言激發,同時及時去回應對方的思路。
         
          如果你單純作為別人對話的旁觀者,而不參與其中,這種學習場景就沒有辦法發揮它的作用。
         
          學習場景3:洞穴
         
          洞穴,指的是僻靜的不受打擾的所在,給人安靜、隱私和獨處的空間。它是獨自反思和思考的學習模式。
         
          這種學習模式作用不在于讓我們從他人身上學習或者與他人協作,而在于,當我們需要把新獲得的信息與已知的事物整合起來的時候,能有一個空間讓自己沉下心來,認清自己內心的想法。
         
          比如:圖書館的角落、咖啡館里帶著耳機的讀書人、公園里獨自散步的人,他們通常是在閱讀、寫作、研究,或者沉思,這種學習場景就是“洞穴”。
         
          這個學習方式非常重要,它能夠最有效的把外在的知識轉化為內在的理解。
         
          我常常提到閱讀對于大腦結構的可塑性,倡導大家要“親自閱讀,親自思考”,就是要提醒大家重視“洞穴”這個學習場景,潛下心來,和自己的內在對話。
         
          學習場景4:山頂
         
          山頂,指的是一個人要完成的任務或者是抵達的目標。
         
          這種學習場景的目的是把學習帶到實踐中去。山頂,是必不可少的終極學習場景。
         
          只有真正去做,你才能得到關于自己能力的即時、持續的反饋,才能真正準確了解自己的學習效果和實踐能力。
         
          像是創業、挑戰新的項目、攻克新的研究,都是山頂的這種實踐型學習場景。
         
          這四種學習場景在共存的時候才最有效。
         
          舉例來講,如果我們能以“營火”的方式來獲得知識,通過這個過程產生興趣。
         
          然后,我們在各種知識社群當中,即“水源”這種學習場景下進行討論和擴展。
         
          再花時間親自閱讀、親自思考,也就是沉浸在“洞穴”這種場景之中。
         
          最后我們能夠主動找到自己要解決的問題去實踐和反思這些知識,即登上“山頂”的學習場景,如此結合,我們的學習成效才能得到大的提升。
         
          教育者和終身學習者要一起通過各種各樣的技術制造和開發出各種不同的學習場景,并讓他們有機結合出來。
         
          3.學習的模式
         
          庫奇對學習的模式有一個非常生動的比喻,他認為,學習不是舞臺劇而是真人秀。
         
          學習的整個過程,不是在出演一部事先寫好劇本的舞臺劇,學生不是作為演員接受導演的指導,按照非常精確、一成不變的教科書,完成自己的整個學習過程。
         
          相反,學習更像是真人秀,對于參與者來說有更大的挑戰性。
         
          你可以想象一下,真人秀的參與者在整個節目過程當中,都必須和其他人進行合作,大家一起研究出來,怎么能夠成功達成共同的目的。
         
          參與者他們面臨的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從整個節目過程當中不斷獲得信息、不斷調整自己的做法。
         
          真正有效的學習模式更像自由發揮的真人秀。
         
          每一個真實的學習個體,他們都有各自不同的背景、動機和才能,他們需要通過整個學習的過程,不斷遇見驚喜,和其他的學習者建立起共同追求進步的伙伴關系。
         
          這些年的教育界流行一種新的教學模式PBL(Project-Based Learning),也就是項目制學習。
         
          簡單來說,項目制學習指的是學習者要完成導師所指定的項目,而這些項目可以幫助學習者更好地面對和解決現實工作和生活當中的問題。
         
          這個項目通常是一個開放式的問題,目的是幫助學習者更多地展現出自己的技巧和能力,更好地計劃和控制項目的實施,更好加強和同伴之間的溝通和合作。
         
          作者認為,現在項目制學習已經不夠好了,他提出了一個新的升級的學習模式叫做“挑戰式的學習”,也就是CBL(Challenge-Based Learning)。
         
          庫奇在蘋果公司領導了一個研究項目,叫做“明日蘋果教室”。
         
          這個項目的目的,是為了讓技術成為學習的工具,成為學習者思考、協作和溝通的更好的媒介。
         
          到目前為止,明日蘋果教室項目已經開展了兩輪,歷時30年,挑戰式的學習正是這個項目所得出的成果之一。
         
          庫奇認為,挑戰式學習比項目制學習帶來更好的學習成效。
         
          這兩種學習模式的不同,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學習項目的設定。
         
          在項目制學習當中,導師經常指定學習者去完成一個項目;而挑戰式學習,導師會讓學習者自己設計自己的項目。
         
          第二,對于技術的使用方式。
         
          在項目制的學習當中,技術并不是不可缺少的,有時候根本不需要用到技術,即使用上了也只是用來簡單收集信息。
         
          而在挑戰式學習當中,技術會貫穿學習的整個過程,尤其是在溝通協作和提升參與程度方面,都會以各種方式使用到技術。
         
          第三,挑戰式學習,要求學習者直接針對影響他們工作和生活的實際問題,去設立項目、設計方案并開展實施。
         
          我認為,在目前的知識服務和閱讀服務當中,我們也應該思考,怎么能創造出挑戰式的學習,引導用戶想出一個自己想解決的問題。
         
          然后再通過技術分解成一連串和自己相關的具體問題和知識點。
         
          再通過技術,提供各種條件,方便他采取行動逐個攻克。
         
          未來,屬于每一位終身學習者。技術的發展和在學習當中不可忽視的作用,必須時刻緊跟技術的發展,更新自己對于學習這件事兒的認識,這樣才能為自己的頭腦配備上功能強大的外設,指數級地提升學習和實踐的成效。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wangxu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