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pbxhv"></ins>
<form id="pbxhv"><nobr id="pbxhv"></nobr></form>
    <address id="pbxhv"></address>

    <noframes id="pbxhv">
    <form id="pbxhv"><th id="pbxhv"><progress id="pbxhv"></progress></th></form>

      <address id="pbxhv"><address id="pbxhv"><listing id="pbxhv"></listing></address></address>
        首頁 > 智慧旅游 > 正文

        線下創業的2020:動蕩與調整,死亡與新生

        2021-01-04 15:15:00  來源:

        摘要:剛剛過去的2020,幾乎是”魔幻現實“的代名詞。
        關鍵詞: 旅游
          剛剛過去的2020,幾乎是”魔幻現實“的代名詞。
         
          商業世界向來崇尚叢林法則,倒閉與破產更像是司空見慣的“新陳代謝”。但在2020年,疫情又為這場“代謝”按下了加速鍵。
         
          前一年還順風順水的線下教育、出境游、共享辦公等行業,在2020年初情況急轉直下。無獨有偶,大環境遇冷,線下機構的融資也變得艱難,大多數行業都經歷著動蕩與調整,裁員、跑路、倒閉等字眼不斷刺激著大家的神經。
         
          早在去年年初,北大、清華兩所高校曾對近千家中小企業做過一次調研,其結果顯示,疫情影響下,85%的企業可能最多維持3個月。
         
          毫無疑問,疫情之下,想要突出重圍的創業人們要面臨更大的挑戰。
         
          出境旅游成為國內唯一一個還沒有復工的行業;截止去年10月,遲遲開不了門的線下培訓機構,注銷數量多達13.6萬家;共享辦公企業的倒閉,也成為尋常事……
         
          就連自救也是收效甚微。
         
          有出境游企業在線上賣生活用品,月營收從4000萬驟降至100萬,還要慶幸“蒼蠅再小也是肉”;有旅游平臺重點發力線上相親交友業務;還有教育公司老板轉身成為線上主播。在2020年,很多行業都在紛紛上演著一場場魔幻現實大戲。
         
          幸運的是,各行各業總有那么一群創業人始終堅守。2021已來,于這些創業人們來說,度過這次“戰爭”,才算經歷過戰火,屆時將成就一個個無堅不摧的戰士。
         
          線下生意入冬
         
          誕生于1923年,已有97年歷史的國內旅游業,或許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危機。
         
          在接連錯過了春節、五一、十一黃金期后,旅游業進入“艱難”模式。企查查數據顯示,僅半年時間,就有4.9萬家旅游相關企業注銷、吊銷,陷入倒閉境地。
         
          但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
         
          過去的十幾年時間,人們在滿足溫飽之余,將旅游當成了追求生活品質、釋放壓力的重要途徑。以出境游為例,2019年,我國出境游人數達1.55億人次,且出境游客境外消費超過1338億美元,增速超過2%。
         
          2020年春節前,出境游品牌“6人游”的團隊還正準備享受春節黃金期帶來的紅利。彼時,6人游平均月收入4000萬,這個春節更是爆單到7000萬。但沒來得及慶祝,疫情“黑天鵝”就讓公司的歡喜氛圍戛然而止。
         
          “疫情發生后的整整兩個月時間里,團隊天天都在忙著計算應該退給客戶多少錢,供應商應該給我們多少錢。”春節前忙著收錢,春節后忙著退錢。創始人賈建強甚至沒來得及沮喪,“因為太忙了。”
         
          忙碌過后,賈建強終于感受到市場的殘酷。他身邊開始有大量企業倒閉,覆蓋了旅游業上、中、下游,很多公司創始人被限制消費,甚至變成被執行人。一時間,行業變得凄慘無比。
         
          直到今天,出境游已經成為國內唯一一個還沒有復工的行業。
         
          “太難了。”不僅是出境游,需要在線下運營的賽道,都在“苦度寒冬”,線下教育、共享辦公等行業無一不是如此。
         
          遲遲開不了門的線下培訓機構,出現大批倒閉、跑路、重組等現象。天眼查數據顯示,截止去年10月,教育相關企業的注銷數量多達13.6萬家。
         
          在這之前,線下教育還在一路高歌猛進,比如2018年初成立的口才教育品牌言小咖。
         
          2018年9月,言小咖在上海第一個1000平方米的校區正式運營,僅一年時間,就招生500人。2019年9月,發展不錯的言小咖決定在原建址擴張,將面積翻一倍。但好不容易擴建完成,剛剛準備大展拳腳的創始人楊壘就被迎面潑了一盆冷水。
         
          彼時,陷入絕望的還有武漢創業者臧小磊。
         
          臧小磊在2015年創立了線下兒童素質教育品牌童豆小鎮。在疫情之前,公司已經走過了危險期,實現了盈虧平衡。春節前,他剛與四五家基金約好,節后就來公司調研商談新一輪融資。
         
          而武漢爆發的疫情,讓童豆小鎮業務徹底停擺。童豆小鎮線下有12個校區,每月開支近150萬元。巨大的壓力瞬間向臧小磊襲來。
         
          同樣,2014年在國內興起的共享辦公行業也沒逃過疫情沖擊。從受資本熱捧到陷入寒冬,企業的生存狀態在今年尤為慘淡。
         
          “尤其是二、三季度特別明顯,我們公司在招聘時,應聘員工中有十分之三的離職原因是前一家公司倒閉。”共享辦公創業者劉偉(化名)明顯感覺到,項目倒閉已經成為行業普遍現象。在此前,應聘者對前家公司倒閉還會以項目調整作為借口,現在,他們會直言項目已經倒閉。
         
          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國內共享辦公數量已達到2630家;到2018年開始,“雙創時代”的紅利消失、浪潮退卻;再到2020年,企業倒閉、裁員、租戶維權的消息不絕于耳。
         
          一片狼藉的線下生意,不禁讓人唏噓。
         
          微弱的生機
         
          疫情之下,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展自救行動,但大浪淘沙,想要活下去并不容易。
         
          出境游創業者們在2020年曾采取了各種措施——裁員、降薪、變賣實體資產、業務向國內靠攏等,但收效甚微。
         
          賈建強向「創業最前線」透露,為了方便用戶的旅游生活,6人游網站原本有“嚴選”版塊,主要售賣旅行箱、插頭、打包帶等旅游相關產品。但從去年3月開始,疫情還沒有好轉,為了增加收入,賈建強不得不增加了繪本、酒店套餐、京郊民宿等生活用品和旅游類相關產品。
         
          “其實收效甚微,商城一個月的營業額只有100萬左右,與原來一月4000萬收入相比,千差萬別。”但如今的100萬收入也很珍貴,賈建強無奈道,“蒼蠅再小也是肉,總比沒有好。”
         
          壓力很大,但6人游堅持沒有裁員,因為賈建強深知公司難,員工也難,要做的事情是快速恢復收入,保障員工生活。除了商城之外,6人游調用產品技術團隊為朋友公司開發項目,開拓了護膚品品牌的直播零售業務,快速消化團隊成本,“確保公司在疫情恢復前能夠維持1-2年。”賈建強表示。
         
          7月14日,國內跨省游放開后,賈建強也馬不停蹄地上線了國內游業務。過去幾年,6人游積累了一批高端客戶,境內游開放后,賈建強開始幫用戶做定制服務。
         
          “我們以往一年的推廣費用就要1500萬,現在已經把所有的推廣費都停掉了,完全基于老客戶服務。”雖然國內有部分市場,但對6人游來說,影響還是不小。賈建強表示,“國內畢竟客單價低,如今航班機票處于便宜階段,曾經境外游往返機票都要6000元,現在國內往返機票也才1000元左右。”
         
          加上旅游業本身就是特殊行業,黃金周之后客人會驟減。因此,公司還是處于微虧狀態。
         
          “但只要企業別死,就是勝利。”賈建強坦言。
         
          事實上,6人游的艱難處境并不是孤例。
         
          主打周末活動旅游的互助網創始人劉柏龍告訴「創業最前線」,如今旅游業的日子過得艱難,他也不得不為了節流,勸退了公司三分之一的員工。
         
          與此同時,他身邊也有不少曾在各大旅行社工作的朋友,開始做微商賺錢。
         
          “基本什么都賣,但根本不賺錢。”劉柏龍透露,大部分人三、五天才能賣出一單,一單只能賺幾塊錢,一個月能賺1000元的都是少數。
         
          此外,他身邊認識的不少旅游從業者,不得不轉行賣保險、送外賣和做房地產銷售。
         
          劉柏龍認識一位出境游創業者,2019年曾拿到過一筆融資,公司有100多人的團隊。現在公司生存不下去,已經裁到五、六個人。“前段時間聽說他們要通過做視頻社交自救,但做了一個多月,現在也沒什么動靜了。”
         
          12月27日,隨著疫情反復,北京文旅局宣布,元旦、春節期間將嚴控進出京旅游。因為零星出現的病例,旅游業也不得不再次謹慎對待。
         
          沒有被疫情“殺死”的旅游業,恐怕還需要再熬過一段艱難日子。
         
          靠“跨界”活命
         
          除了在本賽道中嘗試自救,更多的創業者不得不嘗試跨界,只為撐下去。
         
          因為位于武漢,童豆小鎮又是敏感的線下兒童教育業務,所以,臧小磊線下業務的開業只能慎之又慎。
         
          “真的是重傷,太不容易了。”臧小磊回憶道,從去年7月初,他們就開始準備在線下復工,對老師進行防疫培訓,按照要求標準對場地、設備消毒殺菌。直到去年8月,在停擺了7個半月后,童豆小鎮的線下業務才終于開業。
         
          談到能夠活下來的“秘訣”,臧小磊至今慶幸當時上線了線上業務。
         
          去年3月,抖音日活超過4個億,快手日活超過3個億,“短視頻+直播”飛速增長。看到線上紅利后,童豆教育順勢推出童豆傳媒業務,專注于教育行業打造網紅教育達人的MCN。
         
          雖然角色從一個教育公司老板變成主播,對臧小磊來說有些許陌生,但總算成功救了公司一命。如今,童豆傳媒旗下已經有每天賣貨金額在20萬-100萬左右的簽約主播。
         
          此外,線下教育也在有條不紊的恢復中。臧小磊表示,公司現在的銷客已經100%恢復,新增用戶也已經恢復到此前同期的70%-80%。
         
          疫情期間,言小咖也火速拿出應對措施。
         
          去年大年初七,楊壘緊急跟另外兩位創始人到公司開會,規劃可能遇到的情況。那段時間,他們時刻在關注著湖北省和上海市的疾控中心,通過其公布的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進行登記、做曲線圖、病例走勢,判斷疫情恢復需要多長時間。
         
          楊壘在做好最壞的準備后,第一時間穩定了軍心。對外,聯系家長,將課程轉移到線上,針對有退費顧慮的家長,積極做登記退費處理。對內,向員工承諾公司不會欠薪,如果員工有需要,甚至可以提前預支工資。
         
          一頓自救操作后,3月初,言小咖已經有50%的學生在線上上課。家長們也重拾了信心,“之前登記退款的有30-40個人,但實際退費人數并不多。”
         
          6月上海市規定線下機構可以開課后,從6月至9月,言小咖的報名人數比去年同期有不錯的增長,雖然在10-11月因為上海浦東的病例導致報名人數下滑,但顯然,公司已經熬過了這場寒冬。
         
          不僅如此,言小咖已經開始在線上開展新活動進行回血。比如,它與騰訊視頻合作了一檔《小咖的誕生》綜藝節目,與其他教育機構一起,做教育主題共享生源,達到吸引用戶的目的。
         
          面對旅游業的窘境,上述互助網創業人劉柏龍也在積極求變,并利用原來的旅游用戶,積極布局了單身業務。
         
          去年3月,看到旅游業遲遲不能恢復,劉柏龍加大力度拓展線上同城交友、線上脫單業務。比如在上海組織同城的單身用戶參加線上活動等。公司此前200多萬用戶中,已經有20多萬人參加。
         
          “可以說,公司就是靠單身業務才一點點恢復過來的。”劉柏龍透露,其2020年上半年的總營收,已經達到2019年同期的一半。
         
          一切都在轉好。
         
          冬天之后
         
          大浪淘沙終得金,千錘百煉始成鋼。
         
          行業被強行按下暫停鍵,創業人雖然迷茫,但樂觀地看,各個城市、各種業態的發展結構經歷巨變,也不失為重新審視行業和公司的契機。
         
          以旅游行業為例,劉柏龍明顯感覺到,用戶的決策方式正在朝碎片化方向改變。比如,從前是想要旅游的人群通過馬蜂窩等平臺,主動了解旅游目的地。如今,用戶往往會通過小紅書、抖音等被動種草的方式觸動旅游動機。
         
          同時,為了安全考慮,旅游行業更傾向于將人數控制在30人以下的小團游和自駕游。且相比此前遠距離如西藏、云南、新疆以及境外等旅游目的地,消費者更傾向于周邊就能解決的短途游。
         
          此外,劉柏龍發現,私域流量的應用,將成為各行各業的趨勢。據悉,自助游平臺有十幾個客服微信號,每個號都有5000個用戶,建有幾百個用戶群。“通過私域流量的推廣運營,比公眾號的轉化效果還好。”
         
          賈建強也發現,疫情后,消費者對旅行品質的要求開始變高。今年五星級酒店或者五星以上的度假村、高端民宿的需求很旺盛。他表示,大家都將安全衛生放在第一位,在京郊旅游時,住個院子要花費2000-3000元,用戶也能接受。
         
          線下品牌的線上化、以及提高對用戶的服務意識,考驗的都是企業們的內功。
         
          教育往線上轉移自不必說。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止2020年3月,國內在線教育用戶規模已達4.23億人次,占據了全國網民數量的46.8%,較去年6月增長1.91億,增幅高達82%。在資本市場,2020年1月-12月,在線教育行業領域可查的融資就有91起,總額約512億元。
         
          劉偉則認為,通過疫情,共享辦公企業或許也到了找尋新玩法的關鍵時刻。
         
          共享辦公誕生初期,客戶群體以初創公司為主。但初創企業的業務本身就存在著巨大的不確定性。因此,以單個工位進行租賃的共享辦公,剛好可以針對性地改善商業辦公室租賃市場靈活度不足的問題,并從房租、交通、其他增值服務上,為創業企業減輕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共享辦公企業又是一個特殊的“二房東”模式,上有收租的大業主,下有艱難的創業公司客戶。一旦招商情況跟不上,就很容易遭遇資金鏈斷裂的風險。
         
          因此,劉偉認為,將本來服務的對象,從創業者轉變成政府平臺,或許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劉偉告訴「創業最前線」,在今年年初,他們給某地政府的共享空間做招商服務。雖然空間是2019年年底裝修完畢、2020年1月開始試運營,但因為有地方政府給出的扶持計劃,因此招收高新技術企業的過程非常順利。“現在,我們的入駐率已經達到70%。”
         
          可能商業世界就是如此,前方的荊棘或許拖慢了腳步,但也促使從業者們不斷自我進化。經此一役,有部分企業或許就能抓住機遇、彎道超車。不可否認的是,線下機構的競爭也將更加激烈,一場優勝劣汰的風暴仍在持續進行。

        第三十二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wangxu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